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1
4
撸过了,顶一下。

当前位置:首页 > -气质女神瑠川淳子日式和服校园美女写真


    浏阳妹子清华读研 半年时间创立装服装品牌

    长沙社会|2016-03-17 11:47
    来源:浏阳网 | 作者: | 编辑:邓婷

      原标题:浏阳妹子清华读研,拉起一支创业团队

      裙舞清华

      摸索半年,创立自己的裙装服装品牌

      浏阳妹子北京创业记

      2015年3月萌生创业念头,要打造自己的服装品牌。2015年下半年打通产品生产环节,注册商标,成立公司。2015年年末拉起一支“高智商”创业团队,进军微信商城。

      浏阳日报特派记者陈郁琳贺亚玲北京报道

      创业,依旧是今年全国两会上的热词。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13处谈及“创业”,提出要继续简政放权,为创业提供便利,形成新创业浪潮;要大力发展“众创空间”,推出大学生创业引领计划。

      浏阳妹子陶建就是这股创业浪潮中的一员。尽管还有三个月才从清华美院研究生毕业,但26岁的她已经在北京一个100平米的复式小楼里,与男友杜斯伟一同设计自己梦想,“我们的想法很简单,给不同身材的年轻女性,设计最适合、最修身的裙子。”

      半年,“夫妻店”升级品牌服装团队

      3月12日上午,本报记者走进陶建位于东五环的工作室,推开“独裙”工作室的大门,入眼皆是色彩。桌上整齐码着关于设计和营销的书籍,满架成衣与层层叠放的面料小样相互呼应;墙上则是黑白设计稿的天地,纷杂而有序。

      最开始,这里只是“夫妻店”。2015年3月,作为服装设计师的杜斯伟萌发了创业的念头,并将这个想法告诉陶建:“你是裙子控,经常为了买一条裙子跑无数家服装店,费时费力不说,还找不到自己中意的款,而我刚好擅长女装设计与制作,想做自己的服装品牌。”

      创业的想法一拍即合,但转变成为现实却不是易事。

      缺乏经验的两人全面开启学习模式:大连小伙杜斯伟着手研究设计、制版和成衣生产,在半年的时间内历练成为“女裙达人”,而浏阳妹子陶建经常往返于市场、工厂、各个设计师工作室,寻找合适面料的同时,学习运营模式。

      “我们想将摩登时尚的晚装与定制时装相结合,为20至30岁的现代女性提供不同场合的精品裙装。”在陶建看来,他俩追求的品牌不单是对款式的创新,更要对结构进行考究。清晰准确的定位,无疑加快了创业进程。2015年下半年,陶建和杜斯伟打通了产品生产环节,并注册了商标,成立了公司。年末,“夫妻店”加入了剑桥大学毕业生陈雯哲、跨界设计师亮亮、经验丰富的市场总监欧阳耀春等成员,升级为正式品牌服装团队,进军微信商城。

      “杜斯伟管产品,我负责平台运营、宣传品牌文化等等。”陶建笑称分工清晰,是典型的“男主内女主外”。

      首次亮相,获得2万的访问量

      2016年2月19日,沉淀了半年之久,陶建和杜斯伟推出了第一期新品,并在微信服务号上发起活动——寻找100位梦想赞助商。

      “消息一发出去,我们都有些紧张和焦虑,因为当时的粉丝和关注量几乎为零。”屏息等待的陶建和杜斯伟,听到下单提示音时,都觉得不可思议:“第一单,订了9件!”

      之后,这一数字继续攀升。“第一天共卖了40条,好几个单品都缺号了,访问量也达到了两万。”整个团队都对首战成绩十分满意,“熬夜通宵打包都处于兴奋状态。”

      时至今日,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有92位顾客通过微信商城购买了“独裙”,成为了品牌梦想赞助商,粉丝也从零增加至近千人。

      “这无疑是定海神针,助力我们目标的达成。”陶建表示,根据市场反馈和调研,团队已经制定了今年的目标:线上入驻天猫和淘宝、建设品牌官网,线下进驻设计师买手店。

      对于产品,这个年轻团队的想法则充满多样性和艺术性。“我们将结合节日、受众推出不同风格产品。”杜斯伟说。

      了解到浏阳夏布就是一种以苎麻为原料编织而成的特殊布料。杜斯伟展现出极大的兴趣,并表示:“下次回浏阳时,我们会买一匹夏布回来研究,希望能制成独特风格的新品。”

      杜斯伟说,“将来等时机成熟,生产和销售渠道相对稳定,完全可以到浏阳发展,专攻设计。”

      人物对话

      “为特定群体创造喜欢的产品”

      浏阳日报:你们为什么决定在北京创业,又是怎样看待创业?

      陶建:我一直在北京读书,认识的同学和朋友也都在北京,并且在这里积累了一些资源,而且北京本来也是时尚之都,有非常多新潮的理念。

      创业的念头则是早已有之。作为一名平面设计师,我曾经去设计公司实习过,在那里我仅仅是将别人的想法设计表现出来,完全没有自我,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其次创业能学到很多东西,在实践梦想的过程中,我们去摸索、沟通、协调,学到了许多大学里难以学到的东西,这种磨练是难得可贵的体验。

      杜斯伟:看到自己天马行空设计出来的一件衣服,在模特身上呈现出来,是一件非常让人激动、产生满足感的事情。我的出发点就是想做一个有自己风格的品牌,为特定的群体创造出他们喜欢的产品。

      创业面孔

      “2009 年来北京学艺,2013年开始了颠沛流离的求职之路,做过飞机、导弹发动机的研究,后干过销售,直到目前的咨询行业。现在的生活节奏超级快,基本每天都要加班到半夜,虽然会觉得很辛苦,但是我热爱这个行业,每次收到客户的真诚感谢,总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浏阳很小,没有北京大都市的种种喧嚣,但在这个小地方,却有青山绿水,透彻的空气,我健在的双亲,更有那心爱的姑娘。我想是时候回家了,回到那最开始的地方。”——龚倜,26岁,浏阳淮川人,来北京7 年

      “浏阳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是我魂牵梦绕的家乡。和大多数游子一样怀揣梦想从家乡来到北京。转眼间,在北京已度过了十几个春秋。我来北京的首站是在中关村,后来由从事 IT 技术转为评估。从2010年开始从事社会组织评估工作,这几年先后考察评估了500多个机构,2015年我组织带队评估了130个军休所事业单位,这项工作开创了第三方评估机构全覆盖评估一个政府部门系统内所有下属事业单位的先河。虽然工作小有成效,但我始终想念家乡的空气、家乡水,我的根在浏阳。”—— 汤望成,35岁,浏阳金刚人,来北京12年

      两会语录

      全国政协委员、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应该进一步明确不同投资主体的投资方向,鼓励企业作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投资主体,尤其是行业龙头骨干企业,更应该充分利用企业资源,支持创业创新,提高投资效率。

      全国人大代表、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引领新常态需要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作为新引擎。目前初创型企业融资成本过高,招人难、留人难问题突出,政策环境迫切需要改善。一方面创业创新的扶持政策难落实,另一方面,在推进简政放权时,放权和政策执行的监督监管不足,改革效果难以充分发挥。因此,新一轮创业浪潮不能是“昙花一现”,而应成为经济“新常态”的持久动力,使企业不仅“生出来”而且“活得好”。

      ( 浏阳网)